安全與您


國家安全是保障公民生命和財產安全的基礎,澳門特別行政區的安全依賴於國家安全這一根本保障,沒有國家安全將必影響國計民生,也談不上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市民安居樂業。

維護安全是澳門保安當局的法定職責,更需要澳門廣大市民的支持和配合,故我們將適時地透過此欄目發佈有關安全的訊息,讓大家共同努力,維護國家和澳門的安全。

近年來全球公共安全形勢複雜多變,不少國家和地區為了應對各種安全問題,紛紛制定一系列與國家安全、公共安全和公民個人自由相關的政策和法律,在立法及其後執行過程中引起了當地以至國際社會的廣泛關注和爭議,甚至產生針鋒相對的意見。在各種意見當中,存在兩種比較鮮明的對立觀點:一種認為,公共安全是個人自由的前提,提升公共安全才可確保社會成員的個人自由的有效行使,故此,適度捨棄個人的權利或自由是理所當然的;另一種則認為,削弱或犧牲個人自由來造就公共安全,將導致公權力和個人權利失衡,令人擔憂個人權利和自由可能越來越受限制。

在澳門,關於公共安全和個人自由的公開爭議主要體現在集會、遊行及示威等權利方面,法院也審理過不少這類案件。例如,終審法院在第18/2017號案件中,認同警方有權以出於公共安全、維持公共秩序和安寧方面的考慮為理由,在申請團體所要求的較大範圍的地點之內劃定一個區域,代替該團體申請在關閘廣場風雨廊覆蓋的行人通道內舉行連續15天,每天從7時30分至21時不間斷地進行集會或示威等活動。我們都知道關閘廣場是一個人流極為密集的區域,風雨廊覆蓋的行人通道內長期有數以百計的人通行,假如警方允許該團體在那裡舉行集會或示威等活動,一旦遭到大面積佔據或堵塞,將嚴重妨礙公眾通行,影響公共秩序及安全。可見,警方有必要依據法律賦予的權力,對集會或示威人士申請舉行的地點,以及廣大居民日常交通出行的權利進行協調,各方無可避免地需要互相退讓部分權利,並透過警方依法執法,實現各方權利之間的平衡,才能確保任何人的權利都得到尊重,從而維持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使各方權利在此安全環境下均得以實現。

終審法院在另一宗關於集會和示威的上訴案件(第28/2016號)中更明確地指出:“雖然有示威權,但不能因此項權利而令整個城市陷入癱瘓。還有其他的一些需要平衡的利益,其他人也有在馬路上通行的權利,人、物及車輛的交通不能完全停滯,因為即使正在進行示威,也還是有人會生病並需要被送去醫院,還是有犯罪並需要予以打擊,人還是要吃飯,遊客也不會停止進入澳門等等。也就是說,公共安全、公共秩序的維持和安寧的日常需要必須予以確保,而公共道路的暢通是這一保障的一項條件。有職責維護這些需要和公共利益的是治安警察局。”

上述例子說明現實當中不可能存在絕對的自由,在無序混亂的環境下,任何人的自由和安全實質上毫無保障可言。由此可見,公共安全是個人自由的前提下,法律對此賦予警方維持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的法定職責。所以,當各方的個人自由出現矛盾時,警方有義務依據法律對各方之間行使的自由進行協調,使他們不同的自由均可在公共安全的環境下予以實現。假如任何人士沒有遵循其與警方取得共識的方式去實施其個人自由,警方即可依法命令有關人士遵行,並對違令者實施法律賦予的權力,回復應有的公共秩序,維護公共安全。

法律面前人人平等,任何人士認為警方在保障公共安全而對他們行使其個人自由構成不合理的限制時,可根據法律所賦予的方式進行權利救濟,請求恢復其應有的自由及其幅度。

綜上所述,在法治的社會中,公共安全是個人自由得以實現的前提,當兩者出現衝突時則需要由第三者─警方根據法律對此進行調節,避免公共安全受到損失,否則各方的自由不可能有效實現。因此,我們在追求實現個人自由時,也有遵守法律的義務,更應從我們所身處的社會以至國家的角度出發,共同尊重法律共同追求的目標─公共安全,繼而在公共安全前提下去實現各自的個人自由。


近年,多個國家發生了多宗恐怖主義襲擊事件,造成大量人員死傷,其中比較近期和突出的包括:2016年7月14日深夜,法國尼斯一輛大卡車撞向正在觀看國慶煙花表演的人群,造成至少84人死亡,202人受傷;2017年6月3日晚,英國倫敦接連發生兩宗襲擊,襲擊者駕駛一輛汽車在倫敦橋衝撞行人,隨後再開往附近的博羅市場,並持刀行兇,兩次襲擊造成至少平民7人死亡、48人受傷;同年10月1日,一名槍手在美國拉斯維加斯某酒店高層房間內,向遠處正參與露天鄉村音樂節的人群亂槍掃射,造成至少59人死亡和527人受傷;同年11月5日,美國德克薩斯州薩瑟蘭斯普林斯鎮一所教堂發生槍擊事件,造成27人死亡、多人受傷。

在一般人的認知中,恐怖主義襲擊通常是由恐怖組織通過精心策劃有組織暴力事件來達到某種政治目的的行為,這些組織具有完整的人員培訓體系、雄厚的資金支援以及由各種專業人員支撐起的技術系統,按照一定的意識形態和工作準則去建立架構、制定計劃和執行任務。但上述嚴重襲擊事件與傳統的恐怖主義襲擊有着明顯的不同:首先,襲擊行為並不完全是為了某種政治目的而達至威脅國家政權的目標,更多可能是藉此來表達個人的訴求或對現實生活的不滿,從而引起社會對其的關注;其次,襲擊不具組織性,行兇者大多沒有與恐怖組織建立關係,也不受其指使及協助等,可能僅受到源自不同渠道的恐怖主義資訊的渲染後自行施襲,即所謂“獨狼”式襲擊;最後是襲擊的手法已不單純局限於槍支彈藥等手段,而是更多利用日常生活所接觸的工具,如駕駛私人車輛傷害群眾,以達至恐襲的目的和效果。由此可見,恐襲行為的影響不斷瀰漫,對社會治安帶來極大的挑戰,讓人防不勝防。

另外,在國家的強力支持,以及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市民的共同努力下,澳門社會治安仍然保持穩定,澳門亦正致力發展成為世界旅遊休閒中心。然而在全球恐怖主義的威脅下,澳門更需要居安思危,做好所需的防範和部署,阻止恐怖份子伺機危害國家及澳門的安全。鑒於防範恐怖主義活動是澳門維護國家總體安全工作的重中之重,保安當局必須掌握現今世界恐怖主義活動的最新形勢,並結合本澳的實際情況,採取相應的保障措施,例如:

一是透過立法,及早完成構建網絡安全和防範及應對恐怖主義的體系,提升社會、政府和執法部門對資訊安全和恐怖主義活動的重視程度和應變能力,對網絡異常情況和其他可疑活動作出有效預警,確保社會秩序的正常運行。

二是逐步推進智慧警務的發展,以及加快設立預警和調查恐怖主義犯罪的專責部門,借助警務大數據應用的研究成果,強化搜集及分析涉及恐怖主義犯罪活動情報資訊的能力,提前評估本澳的總體安全風險,依法開展反恐監測、預警及訊息通報,實現有效防制。

三是實施科學的公共秩序管理,透過諸如人潮管制等措施,及時疏導交通和聚集的人群,致力減低引發意外事故的風險。

四是建立覆蓋海陸的立體防控體系,尤其是在各口岸、海域及沿岸,以及離島偏遠、地勢險要的地方做好相應的管理和執法資源部署,防止恐怖份子利用澳門的自由港地位和獨特的地理環境從事不法活動。

誠然,在有效維護國家安全、城市安全以及每個人的生命和財產安全的同時,法律賦予居民的權利和自由不受侵犯同樣需要保障,這當中還包括如何看待社會發展所派生的未知或新型權利與利益;但同樣肯定的是,我們每一位居民都是國家和澳門安全的責任人,澳門和我們的安危,必然繫及國家的安全。因此在相關制度建設的過程中,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和澳門社會都應該從總體國家安全的角度出發,積極思考,衷誠合作,求同存異,為營造安全和自由開放並重的發展環境共同努力。


澳門自回歸祖國以來,隨着博彩業的開放,社會迅速發展,人口增至現時約六十多萬,大型基建、酒店亦相繼落成並投入使用,每年訪澳的旅客人數高達約三千萬人次,已成為世界人口最為稠密的前列城市。試想像,在澳門這樣一個人口極為稠密的彈丸之地一旦發生大型火災,其對市民的生命財產,以至社會日常運作的影響將無法估計。

“火無情,勿輕視”。火災的發展速度非常快,往往在數分鐘內便可由小火演變成大面積的火災。倘若發生火災的地方存有易燃物品,火勢更是一發不可收拾,誠如近年世界各地時有發生一些大型的住宅及工商廈火警,包括在早前英國某城市的一幢建築物因外牆飾面材料發生的住宅火警,以及鄰近地區早年曾發生工業大廈火警中,都造成了大量傷亡,當中更有消防人員不幸殉職。因此,“預防勝於治療”,是防火工作的重中之重,這不只是消防局的職責,也是公民義務,需要廣大巿民積極配合。

消防局一向重視“以防為主、防消結合”的方針,防患於未然是最有效的防災方法。本澳的防火工作一向分為防火教育和樓宇消防安全條件兩個方面。樓宇消防安全方面,消防局依職權於樓宇的設計階段及投入使用前,就消防安全方面發表相應意見,並對有關消防系統進行測試,為保障市民生命及財產安全創造更好客觀條件,確保樓宇在興建的過程中,無論建築設計、建築材料、消防系統等均須符合相關法例的要求,使樓宇在落成並投入使用時,具有阻止火災發生以及向鄰近樓宇擴散與蔓延的條件,方便人群疏散及有助於消防部門人員介入。

然而從過往火警統計數據看來,大部份是由於市民的疏忽大意而引致,如忘記關閉爐火、隨處掉棄未熄滅的煙蒂以及電器使用不當導致電力過載或短路等情況而引起火警,這些火警約佔每年火警出勤宗數的一半。由此可見,倘若市民有足夠的防火意識,實在完全可以避免不必要的火警。

為此,消防局近年全力貫徹保安範疇的“主動警務、社區警務、公關警務”三個警務理念,透過社區工作以及全方位的宣傳方式,以加強居民的消防安全意識:利用電視台、電台廣告、刊登報章、街道燈箱及巴士車身海報等方式呼籲市民注意防火安全,在消防局官方微信及相關部門的新媒體平台發放消防安全訊息;透過民間團體於社區的網絡,進行座談和聽取防火宣傳意見,將防火安全訊息帶入社區,並持續派員到全澳各區向市民、旅客及商舖員工派發防火小冊子及海報,同時亦為全澳各不同機構,尤其是學校進行消防工作推廣活動,舉辦防火講座、滅火實習及火警疏散演習……這些宣傳教育活動,除提高公眾的防火安全意識和遇到火警時的應變能力外,亦大大提升社區居民對預防火災的參與度,達至“社區防火齊參與,消防安全共構建”的目標。

本澳火警數量仍然維持在每年約一千宗的水平,當中需要灌救的比例亦有下降情況,顯示市民的消防安全意識及對火災的警覺性有所提高。因此我們堅信,從小灌輸防火意識,是提升整個社會消防安全的最為有效的方法之一;而市民對消防局工作的大力支持、理解及積極配合,將更令本澳的防火工作事半功倍。

讓我們一起為打造宜居安全的城市而努力!


四、 煽動叛亂罪

煽動叛亂罪,它是指公然和直接煽動他人實施本法規定的叛國(第一條)、分裂國家(第二條)或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第三條)的犯罪行為,或者公然和直接煽動中國人民解放軍駐澳門部隊的成員放棄職責或叛變的犯罪行為,違者可被處以一年至八年徒刑。在此,“公然”是指在不特定多數人共見共聞之下作出,有公開的、毫無顧忌的意思;而“直接”是指行為人毋須透過中介、毫無避諱地鼓動別人實施某一犯罪行為。可見,這一犯罪的構成要件非常嚴謹,不能單從外顯的行為或作品等去認定犯罪,故澳門居民依據現行法律法規和適用於本澳有關公民、政治、經濟和社會權利國際公約所享有的言論、創作、學術研究等權利和自由,亦不會受到妨礙。

五、 竊取國家機密罪

本法規定的竊取國家機密罪,主要制裁的是不法獲取國家機密以及統稱為洩密的行為。而本罪所指的“國家機密”,是指涉及國防、外交或《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的其他屬於中央和澳門特別行政區關係的有關事項且已經被確定為應予以保密的文件、資訊或物件。

不法獲取國家機密包括了“竊取、刺探或收買國家機密,危及或損害國家獨立、統一、完整或者內部或對外安全利益”和“接受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的政府、組織、團體或其人員的指示、指令、金錢或有價物進行竊取、刺探或收買國家機密的間諜活動,或明知該等實體或其人員從事上述(按:即竊取、刺探或收買國家機密)活動但仍為其招募人員、提供協助或任何方式的便利”兩類行為,違者分別可被處以二至八年及三至十年徒刑;若行為人是基於其職務或勞務身份,或藉權限當局指派其執行任務之便而不法取得國家機密,則構成加重情節,分別判處三至十年及五至十五年徒刑。

洩密只能由基於職務或勞務身份,或獲權限當局指派任務而保有國家機密的人作出。洩密行為包括了“公開國家機密或使不獲許可的人接觸國家機密”,以及“接受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的政府、組織、團體或其人員的指示、指令、金錢或有價物而向其提供國家機密”兩類,違者分別被判處二至八年及五至十五年徒刑。

六、 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罪

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的機關或其人員以該組織或團體的名義並為其利益,在澳門特別行政區實施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犯罪,由於屬於有組織犯罪,有關組織或團體會被處以罰金、禁止其澳門進行活動或解散有關實體等刑罰,其行為人也要承擔相關犯罪的刑事責任。

七、 澳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罪

澳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的機關或其人員以該本地組織或團體的名義並為其利益,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接受上述所指外國實體或人員的指示、指令或收受金錢或有價物;協助該外國實體或人員收集、預備或公然散佈虛假或明顯有所歪曲的消息,招募人員或為招募活動而提供集會地點、資助或宣傳等便利,作出承諾或贈送,或者恐嚇或欺詐他人),作出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煽動叛亂或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屬於有組織犯罪,這些組織或團體會被處以罰金、禁止其澳門進行活動或解散有關實體等刑罰,同時其行為人也要承擔相關犯罪的刑事責任。

在處罰預備行為及附加刑方面,由於《維護國家安全法》第四條至第七條規定的罪名,其嚴重性不如第一條至第三條的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等罪名,故立法者不就第四條至第七條所指犯罪的預備行為作出懲處;然而考慮到《維護國家安全法》各項罪名較一般刑事犯罪嚴重,因而訂定了附加刑:若行為人是自然人,可被處以中止政治權利、禁止執行公共職務、驅逐出境或禁止進入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及受法院強制命令約束而禁止或限制其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活動等附加刑;如行為人是法人,則可被處以禁止進行活動、剝奪獲公共部門或實體給予津貼或補貼的權利、封閉場所、永久封閉場所以及公開有罪裁判等附加刑。

透過連續兩期介紹《維護國家安全法》規定的罪名和相應刑責,冀能幫助大眾認清自己既為中國公民、亦為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的應有責任,從而同心同德建設澳門,為助益國家和澳門社會多作貢獻,堅拒危害國家和澳門安全的內在或外部威脅,切實維護國家的總體安全。(完)


2009年3月3日,第2/2009號法律《維護國家安全法》正式生效,這標誌着澳門特別行政區全面貫徹落實《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如實履行了應有的憲制性責任,並填補了澳門特區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空白。

根據《維護國家安全法》第十條的規定,其適用範圍是採用“屬地原則”和“屬人原則”相結合,即其效力溯及在澳門特別行政區或在澳門特別行政區註冊的船舶或航空器內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也對於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或居民中的中國公民在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外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產生法律效力。

法律規定及處罰的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有七種,包括叛國(第一條)、分裂國家(第二條)、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第三條)、煽動叛亂(第四條)、竊取國家機密(第五條)、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第六條)以及澳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第七條),以下就各罪狀及相關刑事責任逐一簡介:

一、叛國罪

叛國罪,它要制裁的是背叛國家的行為,只有一國公民才對其國家負有無可爭議的效忠義務,所以犯罪主體只能夠是中國公民。澳門自古以來就是國家不可分割的領土,身為中國公民的澳門居民,當然需要負起責任,效忠自己的國家。根據《維護國家安全法》第一條規定:(1)加入外國武裝部隊械抗國家;(2)意圖促進或引發針對國家的戰爭或武裝行動,而串通外國政府、組織、團體或其人員;或(3)在戰時或在針對國家的武裝行動中,意圖幫助或協助執行敵方針對國家的軍事行動,或損害國家的軍事防衛,而直接或間接與外國協議或作出具有相同目的的行為,都構成叛國行為。簡而言之,一旦作出上述行為,等同於違背對國家的效忠,即觸犯叛國罪,可被處以十年至二十五年徒刑。

二、分裂國家罪

分裂國家罪,它是指以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試圖將國家領土的一部分從國家主權分離出去或使之從屬於外國主權的行為。其中(1)侵犯他人生命、身體完整性或人身自由;(2)破壞或妨害交通運輸安全或通訊安全;(3)縱火、釋放有害致命物質、污染食物或食水以及傳播疾病等;(4)使用核能、火器、燃燒物、生化武器、爆炸裝置或物質、含危險裝置或物質的包裹或信件,都屬於該法律條文所規定的“其他嚴重非法手段”,凡觸犯本罪的任何人不論國籍,一律處十年至二十五年徒刑。

三、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罪

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罪,它是指透過上指的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試圖推翻中央人民政府,或阻止、限制其行使法定職能,該不法行為侵害了中央人民政府的管治秩序,行為人可被處以十年至二十五年徒刑。

由於澳門的刑事法律制度已確立對重大犯罪的預備行為予以處罰的原則(如現行《刑法典》針對妨害澳門特別行政區政治、經濟和社會制度,以及澳門社會的基本運作等嚴重犯罪的預備行為,均予以處罰),故就上述三種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而言,其涉及戰爭與和平、國家統一和政權穩定問題,關乎中國的國家安全和長遠發展,行為極具嚴重性,澳門特別行政區理所當然對相關預備行為予以處罰,方符合澳門刑事法律制度的一貫精神和原則。根據《維護國家安全法》有關規定,針對叛國罪、分裂國家罪和顛覆中央政府罪的預備行為,皆處以最高三年徒刑。(待續)


澳門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個地方行政區域,依法享有高度自治,但是,與此同時,作為國家的一份子,澳門特別行政區以及澳門居民都須負起義務,禁止任何有損國家主權、領土完整、統一和國家安全的行為,這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下簡稱《基本法》)第23條已明確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澳門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國家藉上述授權,要求澳門透過本地立法,禁止和懲罰上述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全面貫徹實施《基本法》,填補澳門在這方面的空白,一方面體現中央政府對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能夠如實履行上述憲制性責任予以充分信任,另一方面也體現國家尊重《基本法》賦予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高度自治權。

為此,早在2002年開始,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便醞釀制定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經過多年的研究和準備,2008年10月22日,時任行政長官何厚鏵正式宣佈啟動為期40天的《維護國家安全法》的諮詢工作,期間特區政府透過各種渠道和途徑,包括郵寄、傳真、電郵、各場諮詢會以及本地報章等,深入社會各界收集意見;行政長官亦親率相關施政領域的司長先後出席了6 場介紹及諮詢會,政府還應社團的邀請派出代表參加了19 場座談會、講解會和諮詢會,就《維護國家安全法》草案條文進行解釋、答疑以及聽取社會意見和建議,以期進一步完善草案。在共25場的介紹諮詢活動中,出席人數共6,020人,參與的社團有456個,發言人數234人次。

諮詢期結束後,特區政府共收到784份意見(657份屬個人意見,屬團體的佔127份),當中逾百分之86的個人意見和近百分之97的團體意見贊成立法。

2009年2月25日,澳門特別行政區立法會經嚴謹審議後,以絕對多數贊成票,細則性通過澳門特區政府提交的《維護國家安全法》法案;同年3月2日,第2/2009號法律《維護國家安全法》正式生效,共有15條條文,規定了叛國、分裂國家、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煽動叛亂、竊取國家機密、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澳門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以及澳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作出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等七種犯罪行為及其罰則,同時亦就法人的刑事責任、附加刑、減輕等方面作出規定。

從《維護國家安全法》的立法過程可見,澳門居民具有強烈的國家意識和愛國主義精神,普遍認同立法有效保障國家安全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社會各界積極參與和支持立法,始終以嚴肅、審慎的態度看待此一國家和澳門的大事。就法律本身而言,條文內容從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等方面出發,同時廣納民意,準確反映了《基本法》第23條的原則性規定;另外,法律的制定亦符合《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有關國家安全最高性的規定,確保居民在自由行使個人權利時,不對國家安全和公共秩序構成侵害。

因此,《維護國家安全法》的制定,既確保國家對澳門行使主權,也照顧到澳門實行“一國兩制”的社會現實,以及澳門居民法定的權利和自由,使得國家和澳門社會得到了可靠的法律和安全保障,為澳門的繁榮和發展打下堅實的基礎,也為澳門居民的個人發展提供了良好而安全的環境,讓我們能夠依托國家和澳門的安全安居樂業、尋求發展。


世界已進入信息化的時代,互聯網正逐漸與人類社會發展的各個領域深度融合,我們在網絡上開放流通的資訊將越來越多,各地政府運作和重要設施的各類訊息也越趨公開化,網絡空間由此成為了國家的“無形疆域”,使得國家實際上變得更加脆弱和更具風險。試想網絡安全存在漏洞,資訊安全未能得到切實的保障,像由“黑客”發動全球網絡攻擊,導致多國政府部門、關鍵基礎設施、企業甚至公共衛生體系被勒索贖回敏感信息和資料的事件,只會不斷重演,嚴重者更可造成金融體系崩潰、社會秩序混亂,以至政府無法實現有效管治,危害一地以至國家的整體安全,其對國家、社會和個人的危害程度甚至超越戰爭。

可見,信息化與網絡安全以至國家安全之間關係密切,正如習近平主席所言:“沒有網絡安全,就沒有國家安全;沒有信息化,就沒有現代化”。信息化是當代國家和人類發展的命運之鑰,但缺乏網絡安全的信息化,不僅無助於國家發展,更會置國家和個人於危牆之上。

澳門也在積極推進信息化以促進發展,特區政府以建設智慧城市、推動產業與互聯網融合作為《澳門特別行政區五年發展規劃(2016-2020)》其中一個規劃目標,現正就大數據時代發展規劃進行積極研究。正因如此,我們在推進澳門實現信息化的同時,我們也必須意識到網絡安全問題不容忽視。

澳門作為國家的一分子,澳門的安全與國家安全密不可分,本澳的網絡安全也是國家網絡安全的有機組成部份,理應從特區和國家的總體安全角度考慮,有效配合國家網絡安全的整體規劃,開展澳門的網絡安全工作。為此,特區政府現正致力構建切合澳門實際情況的網絡安全體系,並就設立相關的決策、諮詢和執行機構及專責部門進行研究,以期完善本澳相關的防範體系。2016年底,本澳網絡安全制度框架法律的草案已經完成並提交行政會,相關部門現正就草案的具體條文進行深入探討和進一步完善。同時,特區政府也在開展與網絡安全體系組織和資源配置、技術標準以及配套法規制定等有關的工作,期望將來網絡安全體系投入運作後,能夠為政府、公用事業和其他社會領域重要關鍵基礎設施的網絡系統提供有效的保障和支援,並為一般市民安全使用網絡及時提供指引和警示。

另一方面,網絡安全也需要每一位澳門市民高度重視、參與其中和積極配合,確保網絡安全體系的構建和運作在維護本地以至國家安全的過程中,能夠切實發揮應有的作用,使網絡安全成為國家和澳門安全穩定和可持續發展的重要基礎和必要保障。

網絡安全既是國家安全的前提,也是個人安全的保障,關乎國家、澳門社會各個領域的安全和每位澳門居民的切身利益,因此維護網絡安全不能僅視作為澳門特區政府的責任,也應該是澳門社會大眾維護國家安全、促進國家和澳門可持續發展的其中一項重要工作,任誰也不能鬆懈,始能維護好澳門以至國家的網絡安全。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是中國不可分離的部份,是中國領土完整的組成部份,負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行政長官早前在“特首感言”中也明確指出,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因此在維護國家安全範疇,我們必須更好地理解國家安全,貫徹“總體國家安全觀”,服從和服務於國家安全的總體策略,做好自身各項工作,落實維護國家安全這一全民責任。

在傳統觀念上,人們普遍認為國家安全即國家不受外部威脅和侵害,一般視國防、軍事、領土完整等為國家安全的核心內容,由軍隊予以維護。但是隨着世界的急速發展,國家安全已涵蓋至其他方面,像政治、經濟和社會等非軍事領域的安全同樣決定着一國的命運,影響國家的長治久安。鑒於影響國家安全的因素錯綜複雜,國家安全形勢產生了深刻的變化,2014年4月15日,習近平主席提出了要以人民安全為宗旨,以政治安全為根本,以經濟安全為基礎,以軍事、文化、社會安全為保障,以促進國際安全為依托的“總體國家安全觀”,強調中國在政治、國土、軍事、經濟、文化、社會、科技、信息、生態、資源和核領域的安全,並推進構建集上述11個傳統和新興安全領域於一體的國家安全體系,透過國家與人民共同協作,實現總體安全治理,旨在促進國家的持續發展,同時也保障國家和國民的安全。

“總體國家安全觀”對國家安全工作具有重大的指導意義,澳門特區作為國家的一部份,澳門的安全是國家安全的重要組成部份,因此,我們不能再以過去的狹窄觀念去維護國家安全,而是應該根據“總體國家安全觀”的要旨和內涵去開展有關工作,致力排除各類來自內部或外部、干擾澳門社會發展的不穩定因素,防範各類危害居民、澳門乃至國家安全的風險,做好必要的應對部署,確保國家與民族復興、澳門社會繁榮穩定、市民繼續安居樂業。

與此同時,特區政府部門和公務人員亦應時刻具備總體國家安全意識,以“總體國家安全觀”所確立的標準來檢視澳門的立法和執法工作,確保相關法律制度和執法配套措施在有效實現公共管理目的之同時,也能切實保障澳門以至國家的總體安全,藉以構建和完善澳門各領域的安全體系,使之與國家安全體系緊密銜接,形成有機整體。

澳門維護國家安全工作的成效,關乎總體國家安全能否得以全面實現。我們必須緊貼當今世界和國家的變化發展,對國家確立的“總體國家安全觀”作更廣泛和深入的認識,主動調整自身的態度和行為,以國家和特區的主人翁身份參與其中,大家攜手合作,方能切實維護好國家安全。


每天出門,我們總會留意自己和家人安全,總會留意社會治安,因此,安全是我們關心的事。同樣的道理,作為中國公民、同時也是澳門居民的我們,可曾關心國家安全呢?我們與國家安全又有甚麼關係呢?

從近年有關國外的時政新聞報道,我們便可得知,一國擁有安全的發展環境並非必然,如果其賴以生存和發展的基本保障──安全有所缺失或完全失去,人民原來據此而產生對美好生活的期盼不再,國內矛盾和衝突不斷,國計民生必然受到重大影響,進而可能導致國家分崩離析甚至滅亡,最終受苦的仍是普羅大眾。

因此,國家安全關乎每一國民的福祉,它並非一些遙不可及的概念,而是跟我們有着切身利益關係的實在的事情。它是國家和人民發展的基本需要,使國家和人民的安全和利益得到切實保障;但同時它也需要國民負起責任予以維護,否則國家安全一旦受到侵害,國家和人民都要付出沉重且難以彌補的代價。

澳門與國家存在“臍帶關係”,血濃於水。《澳門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以下簡稱 “澳門基本法”)第一條明確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屬於主權國家的組成部分。澳門是中國的一個特別行政區,國家遂透過《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及《基本法》賦予澳門高度自治權,並明確承諾負責澳門特別行政區的防務,讓澳門無懼外來的入侵或戰爭,安心發展社會各項事業,同時透過不同的政策及措施,對澳門特區的經濟、金融、教育、交通、糧食、水源及能源等各項民生所需給予莫大支持。由此可見,沒有國家安全就沒有國家的發展和強大,也就談不上澳門特區長期繁榮穩定,澳門市民安居樂業。

另一方面,基於澳門作為國家不可分割的一部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明確了澳門特別行政區有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為此澳門特別行政區已於2009年3月2日公佈第2/2009號法律《維護國家安全法》。而國家現行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安全法》也規定,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不容侵犯和分割,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包括港澳同胞和台灣同胞在內的全中國人民的共同義務;香港特別行政區、澳門特別行政區應當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因此,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中的中國公民,有責任和義務維護國家的安全,以及支持和配合國家為維護國家安全而開展的各項工作。

習近平主席指出,國際社會日益成為一個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 “命運共同體”。換言之,國際形勢變化、經濟全球化、高度信息化及資訊化所帶來的風險,必然影響到中國的總體國家安全,澳門作為中國的一部份,也不可能在國家安全問題上獨善其身。因此,澳門居民當中的中國公民在維護國家安全的事業上,應以國家為出發點,以全局的視角定位,與國家一起規劃國家安全。

可見,中國的國家安全實際上與每一位澳門特別行政區居民關係密切。我們應該喚起對國家興亡的憂患意識與自覺性,參透國家意識,與特區政府構築保護國家安全的“長城”。




各位居民,大家好!

明天是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藉著此機會,我想分享一下這方面的看法。國家安全不是遙不可及的概念,事實上是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環顧國際社會近年發生的種種不幸事件,相信各位居民都能深切明白地區安全的重要性。我們在澳門特別行政區這片相對安全的土地上安穩地生活,是立足於國家安全這個宏觀基礎上,我們共同維護國家安全,才能在澳門特區安居樂業。

國家安全關乎人民安居樂業

維護國家安全是世界各國共同的話題。澳門實行“一國兩制”,“一國”是“兩制”的基礎和前提。澳門是“一國兩制”成功實踐的例子,在於堅守“一國”之本,善用“兩制”之利。在國家安全問題上,只有“一國”之責,沒有“兩制”之分。澳門特別行政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分,是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應當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責任。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規定澳門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是“一國兩制”的一項特殊安排,充分體現了國家對澳門的信任與尊重。

因此,在2009年,澳門特別行政區制定《維護國家安全法》,順利完成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將維護國家安全的憲制責任落實到本地區立法。

國家安全關乎國家興亡,更關乎每一個居民的切身利益。歷史可以證明,當代時局也可以證明,任何國家,一旦出現分裂或動蕩,就會為人民帶來災難。

政府居民共同維護國家安全
各位居民:

維護國家主權、統一和領土完整是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和廣大居民的共同義務和義不容辭的責任。國家將每年4月15日定為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就是要通過多種形式的宣傳教育,增強全民國家安全意識,更好履行以人民安全為宗旨的總體國家安全觀。

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將結合國家安全意識,繼續強化憲法和澳門基本法的教育,鞏固和發展愛國愛澳優良傳統,通過不同渠道的宣傳教育,讓國家安全意識在澳門廣泛提升,讓廣大居民學習國家安全方面的法律知識和生活常識,懂得如何依法履行維護國家安全的義務和責任。

我們將繼續堅持愛國愛澳的光榮傳統,全面準確理解“一國兩制”,堅守澳門基本法,切實履行維護國家主權的憲制責任,全面推動澳門“一國兩制”事業向前發展!

謝謝大家!

2017年4月14日

(資料來源:澳門特別行政區政府 行政長官辦公室)